第1章 游戲生化危機世界

  浣熊市,陳洛看著自己身上的警服,露出了一絲的笑容。穿越到了這個世界十年了,現在做到這個位置可不容易。

  這里是危機四伏的生化危機世界,本來剛穿越的時候就是自帶系統的,結果當想要使用的時候,卻發現系統已經處于未激活的狀態。

  當場氣的他罵人,沒見過這么坑爹的。

  十年,利用自己的頭腦,陳洛還是通過坑蒙拐騙,弄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。通過賄賂成為了一名巡警,勾結當地的幫派賺黑錢。

  這里的混亂比想象中的要嚴重很多,沒錢沒實力就沒有尊重,想要出人頭地就得有本事才行。

  看著灰色的系統界面,陳洛始終是有些不明白,激活系統的辦法到底是什么?隨著車子一沉,一個年輕的男子坐上了副駕駛座

  “嗨,陳洛,送我一程怎么樣?去貝克大街。”

  這是克里斯,浣熊市警局里的特種小隊隊員,全稱叫做什么來著,嗯,是特別戰術及營救小組。聽起來牛筆哄哄的,一看就知道不平凡。

  這是上個月才重組的小隊,當時還面對著整個警局招募,有著安布雷拉公司出資,有著良好的待遇。住宿都是專門的單身宿舍,包吃包住工資還高。

  “當然可以,反正現在也沒什么事。”陳洛笑了笑,他認識克里斯,而且關系還不錯,但是很少跟對方出任務。

  不為別的,就是因為克里斯的外號克隊友,他可不想被對方克死,所以最好的結果就是保持距離。

  這時候車門又被打開了,一陣香風襲來。一個留著短發的嬌媚女警坐上了后座,秀麗的面容,五官端正,精致的容顏讓她看起來,有著一種賞心悅目的干練。

  這是一個一眼看過去就讓人有些難忘的女人,一種知性干練的御姐風情撲面而來。

  “嗨,吉爾,又見面了,你今天還是很漂亮。”陳洛笑著打招呼,看到吉爾的時候,他有點硬了。褲襠

  都硬起來了,可以看得出資本還是很雄厚的。

  吉爾展顏一笑,眼神注意到了陳洛勃起的褲襠,有些自豪也有些厭惡的,我們在跟蹤一個案件,搭一下你的便車,可以嗎?”

  “當然可以了。要是破了案子,晚上我們一起吃個飯,好久沒有跟你們重案組的人吃飯了,哈哈,我請客。”

  陳洛豪爽的說道,他也確實很會交際。他的錢都不是正經生意來的,正經人可賺不到錢,尤其是個東方人。

  不過陳洛雖然還沒有激活系統,卻很懂得交際人際關系。經常的請客,一開始還被當成是冤大頭。

  不過后來警局里的同事都會對他印象發生改變,至少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是常態。對于

  陳洛的行為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,跟他關系都很好。

  “可以啊,有人請客,這是好事。”克里斯也是笑著答應了,他不會歧視陳洛。

  吉爾也是微瞇了一下眼睛,“可以啊。”

  一踩油門,陳洛就駕駛著警車飛了出去,在車流里穿梭,很快來到了貝克街。這一帶是貧民窟,算不上什么好地方。

  “祝你們好運,我先去處理點事情,有需要隨時給我電話。”陳洛做出了打電話的動作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克里斯和吉爾下車后,就跟在這里等待的,其他隊員匯合,一起去了一間工廠里。

  陳洛則是來到了貧民窟邊上的一家酒吧,這里是貧民窟和住宅區的交界處,治安不算太好,也不算太壞。

  這是一家陳洛控制的酒吧,這里有著一個地下賭場,并且還賣一些違禁品。一些管制的槍械都可以在這里搞到,只要有錢,就能搞到好東西。

  陳洛一個東方人能夠當上浣熊市的巡警,靠的可不是臉,也不是主角氣場,而是金錢開道。

  “西街倉庫發生什么事情了?”陳洛坐在了一張桌子前,將吧臺拿到的酒杯放在了一個女人面前。

  這是個穿著紅色女士西裝的金發美女,一頭柔順的金色短發遮擋住了右眼,讓她看起來有著一絲的神秘。

  白凈的俏臉,面容姣好,眼神帶著一絲堅毅,不難看出這是一個干練的御姐美人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,你不是巡警嗎?”阿莉薩頭也不抬的繼續撰寫著稿子,跟陳洛似乎很熟悉。

  陳洛對她也很熟悉,這是生化危機系列里的人物,還不是默默無聞的那種。只不過是隱藏了起來,不是老玩家根本就不知道的。

  阿莉薩是爆發系列的可選人物,屬于平民類的角色。并且也是浣熊市的幸存者之一,就算是在七代里都有她的出場。

  這就讓陳洛對她產生了關注,盡管阿莉薩并不喜歡陳洛,因為陳洛是一個小人,一個壞人,做著違法亂紀的事情,在搞幫派。

  不過兩人之間還是有合作的,陳洛給她敵對幫派的黑料,一些浣熊市內部的黑料,讓阿莉薩有著足夠的證據去撰寫新聞。

  作為回報,阿莉薩也會把自己知道的情報共享給陳洛。

  兩人是合作關系,阿莉薩的報告可以幫助陳洛,把敵對幫派給搞掉,而阿莉薩可通過陳洛得到她想到的,兩人的合作一拍即合。

  “我就是不知道才會問你,而且這幾天不要亂走,就在這里。巴克胡在找你的麻煩,你在這里會更安全。”

  陳洛低聲說道,這是他來的目的之一。作為一個普通人,開后宮這種事情做夢都想。

  而一開局就想要搞到女人,那顯然不現實,尤其是系統還沒有激活,只能是用老土的辦法,用感情去迷惑女人。

  “我不怕他們。”阿莉薩哼了一聲,她是一個戰地記者,記者肯定會得罪人的,出名和得罪人往往都是相互的。

  “你不怕,我怕。我可舍不得你受傷,保護好你是我的責任。”陳洛笑道,眼神帶著真摯的目光看著對方。

  阿莉薩可不是小女孩,抬起頭撇了陳洛一眼,“你的好意我心領了。”

  “我說了,這次聽我的,事情非同小可。”陳洛抬手攔住了阿莉薩的話,看著眼前絕美的面容。

  “我喜歡你,所以我要保護你。”

分享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