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  到了周六的時候,媽媽本來怕太麻煩孫老師,所以并不算讓我去補習。

  但孫可人主動要求說要給我補課,到了周六上午放學后,我和孫可人去食堂吃完飯后,就會回到辦公室上補兩個小時候然后回家。

  我的英語基礎一直比較差,孫可人也就格外上心,給我很系統的準備了復習方案。這天中午補習完,我和孫老師一起坐公交車回家。

  我問孫可人:「孫老師,你為什么肯給我補課啊?」

  孫可人笑著說:「閑著也是閑著,給你補習也是給自己補習呢,加強自己的業務能力。」

  聽到孫可人會這么說,我一點都不奇怪,我一直都隱約覺得,孫可人對自己很不自信,而且她剛從師范大學畢業一年,生怕自己的能力得不到認可把。

  或許又可能是遇到了職場霸凌,在我媽媽的霸凌下,她被迫對我進行補習。

  我腦海里馬上浮現出這樣一副畫面,我媽媽端著茶杯在辦公室坐著,孫可人戰戰兢兢地站在她前面,低著頭瑟瑟發抖。

  媽媽微微抿了一口茶,喊了一聲「小孫啊」,孫可人就嚇得跪了下來。

  哈哈哈哈哈哈,太有趣了,我想著想著不禁笑了出來。

  「你笑什么?」孫可人老師在一旁奇怪地問。

  「沒有沒有。」我扯開話題說:「孫老師,你有男朋友嗎?」

  「啊?」孫可人吃了一驚。

  我尷尬地笑了笑,我這張嘴有時候真的太沒遮攔了,我連忙說:

  「我隨便問問。我有時候覺得孫老師跟我都是同齡人呢,然后就想跟孫老師交朋友,就是……那種亦師亦友。」

  「誰跟你是同齡人。」孫可人扭頭看向窗外,說:「我……沒有男朋友。」

  「那孫老師,你爸媽有給你介紹相親嗎?」我得寸進尺。

  「也有啦。」孫老師討厭的說:「你問這個干什么?我可不打算跟你做朋友,跟學生做朋友學生以后,還怎么會聽我話。」

  我沒臉皮地說:「孫老師你摸著良心說話啊,我是不是可聽話了?」

  孫可人輕輕呸了一聲,不理我了。

  我看著孫可人的側臉,經過這些天的朝夕相處,我發現孫可人越看越順眼。

  因為這些天孫可人經常會和媽媽站一塊,我其實也不止一次拿她跟媽媽作比較。

  媽媽雖然年紀比她大很多,但毋庸置疑的一點就是,媽媽的顏值確實比孫可人,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。

  媽媽是很會打扮的類型,每天出門都會化上素妝,穿衣成熟而入時,臉上很少流露出情緒,給人很高冷的感覺。

  孫可人不同,她基本不化妝,每天都是素顏出門,加上皮膚不太好,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普通。

  但孫可人要平易近人很多,比如我剛調侃她她也不會生氣,很小女生的一個人。

  至于身材就還是別比了,媽媽這方面有點欺負人了。

  想到這,我突然給孫老師說了一句:「孫老師,如果你化上妝一定非常好看,下次我們坐公交車,后面全是追你的男人在跑。」

  我把孫老師臉說得紅紅的,孫老師害羞地說:「你再把我當朋友亂說話,我可生氣了。」

  我笑著不說話。

  孫可人到站下車后,我看著她背影,突然覺得她蠻可愛的。

  很快我也到了站,下車后,一陣冷風吹了過來,冷到差點我人被吹沒了。我看著滿街的落葉,好像冬天要來了呢。

  往家走的路上,我給等神發了條信息,「等神,最近戰況如何?」

  等神很快給我回復:「兄弟別急,冷冰冰老師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,等我攢一波大招。」

  我一下就激動起來,馬上問:「什么大招啊?」

  「呵呵,這么說可能夸張了,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招,我就是準備了一套組合拳,等我打完這套組合拳,再來給你說。」

  別啊!我要的是實時直播啊!我于是回復:「邊打邊說啊,我也可以給你出點子。」

  等神說:「萬一組合拳打失敗了,那太沒面子了。」

  我無語了,回復說:「沒關系的,我又不會嘲笑你。」

  「詹皇,我有事先忙去了。」

  真沒意思,我回到家里,妹妹正坐在沙發上捧著奶茶看電視。

  自從爸爸上周回來那次后,妹妹這周的生活實在太滋潤了。

  現在的她一口奶茶一口餅干,看得津津有味,我一屁股坐到她旁邊,捏了一下她的臉。

  「找茬?」妹妹嫌棄地看了我一眼。

  我淡淡地說了一句,「目測胖了五斤。」

  「媽媽飼料做的好。」妹妹回了我一句。

  媽媽從房里走出來,問我:「補了一周課有長進嗎?」

  我說:「有還是有的吧。」

  媽媽又說:「去房里,檢查一下數學有沒有退步。」

  我哭了。

  妹妹在那嘻嘻笑。

  我一把搶過她的餅干,跑進了房里。

  「啊!」妹妹暴跳,看著媽媽跟著我走進了房里又不敢來追。

  我朝妹妹做了個鬼臉,然后愉快地迎接地獄的到來。

  我的生活開始變得被學習填滿,孫可人和媽媽輪番對我轟炸,加上本來就存在的作業,我經常晚上寫作業寫到12點多才寫完。

  可能是因為實在太晚,我睡前閑下來給等神發消息,他偶爾才會回我的消息,還都是沒有什么營養的內容。

  有一天等神回復我的時候,我突然想起了我可是,要揪出等神的真實的身份的,于是我問他:

  「等神,你是高幾啊?」為了讓他放下戒心,我先自報家門:「我高一。」

  等神回復我:「好巧啊,我也是高一。」

  突然我冒出一身冷汗,我犯了個巨大的錯誤,我和猴子是同學,我怎么可能是高一呢?突然的智障讓我撒了個極傻逼的慌。

  但等神似乎忘了這一茬,我暗自慶幸。

  雖然網絡上充斥著謊話,但我和等神之間一旦發現對方在說謊,那聊天的基礎就當然無存了。

  既然這一次僥幸過了關,我以后一定要記得少跟他談關于年級的內容。

  最后我還是不忘提起冷冰冰老師,我問他:「你的組合拳打到哪一拳了?」

  等神說:「現在到了見招拆招的拳法。我稱之為獨孤九拳,破逼式。」

  我被等神這話笑到了,于是說:「那就是快要大功告成了啊?!」

  等神說:「還早著呢。」

  「你把我徹底搞懵了。」我說。

  「哈哈哈,好了不說了,快點睡覺吧。」等神回復我說:「為了追冷冰冰老師,我現在作息可規律的很。」

  「牛逼。晚安。」我不得不佩服等神的干勁。但也感慨,等神和我聊天越來越敷衍了。

  第二天起床又是交作業,讀書,然后補課,晚上回家寫作業,寫到累癱。循環往復,高三的生活就是這樣,無聊的三點一線,人不如狗。

  不知不覺地我好像,把和等神的聊天當成一種調劑了。

  但漸漸地,等神不怎么和我聊了,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等神,看穿了我一直在撒謊,所以才這樣。

  想起來還蠻失落的,無法再知道冷冰冰老師的故事了。也許某天我會在逼乎上那「綠母」主題的回答下面,看到以冷冰冰老師為主角的故事吧。

  有時候上課的時候會覺得時間過得好慢。

  但當時間飛速來到十二月中旬時,我又轉瞬發覺,時間過得好快,馬上就要到一月份了,馬上這個學期就要結束了,然后我好像就要直面高考了。

  全市組織了一次針對高三的統一模擬考試,我的精力全撲在了學習上,一段時間都把等神這個人給忘了。

  考試結果相當的理想,我的數學和英語這兩項弱項,一個多月來在媽媽和孫可人的努力下,得到了顯著的補強。

  短板被補上后,我的成績也突飛猛進,其中英語考了122,數學考了130,總分也考了615分。

  這是一個摸到了985高校邊的成績。

  成績發下來那天晚上,晚自習后我照常來到孫可人辦公室補課,孫可人正在整理教案。

  看到我進來,笑著對我說:「恭喜你呀,崔力。」

  我理所當然的有點飄了,我坐到孫可人旁邊,說:「這不算什么。萬里長征剛開始,這次考試啊,最多算是長征路上的飛奪瀘定橋。」

  孫可人呵呵一笑:「李老師怎么會有你這么不要臉的兒子。」

  我這么近距離看著孫可人,突然發現她化了妝,我驚訝說:「孫老師,你化妝了啊。」

  孫可人有點害羞,支吾著說:「就是……突然想試一下。」

  孫可人的臉打上了粉底抹了粉,變白了好多,不能小瞧這變白了一點,整張臉給人的感覺完全就變了,我馬上無腦吹:

  「孫老師,真的很好看。」

  孫可人臉上露著喜悅說:「我只是小試了一下。」

  都說化妝乃一門妖術,何況孫可人底子本來就好,如果她加精細地打扮一下,我敢保證絕對是個美人。

  所以現在我決定逗一下她:「孫老師,你這可不是對學生該有的表情哦,你自己說不要我把你當朋友呢。」

  孫老師馬上就手往我頭上招呼,「別拿老師開玩笑。」

  「嘿嘿嘿。」我捂著頭,痛并快樂著。

  晚上我們坐媽媽的車回去的時候,孫老師對媽媽說:「這次崔力考得這么好,李老師回去準備怎么獎勵他?」

  媽媽好像有點心不在焉,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說:「獎勵他做一套試卷。」

  我在一旁叫苦,「媽,你好狠。」

  媽媽一路上狀態有點奇怪,孫老師說一句她才回一句,不然沉默的很。

  把孫老師送回家,我們母子回去的路上,媽媽一言不發,我都以為我是不是犯了什么事了。

  回到家,媽媽走在前面,先進的門,我在后面一句話都不敢說,媽媽脫了鞋,走到小客廳也不知道為啥停下來了。

  我這才叫了一聲:「媽?」

  媽媽回頭還奇怪地看著我:「怎么了?」

  我失落的說:「沒什么。」然后回了房里。我一頭躺倒在床上,我考的這么好,媽媽跟沒事人一樣,這要是考得差了,媽媽不得把我皮扒了。

  太打擊我積極性了,我非常的不爽,越想越生氣。

  過了好一會,媽媽換了身睡衣,打開我房門走了進來,對我說:「這次考得很好,繼續努力知道嗎?」

  我點了點頭。

  媽媽又說:「明天給你做點好吃的,獎勵你。」

  我看媽媽面無表情的,一點都沒為我高興的感覺,于是隨口回了一句:「好。」

  媽媽過來摸了摸我的頭,說:「今天就別做題了,早點休息吧。」然后就走了。

  好失望啊!

  好煩。

  當天夜里下了一場雨,第二天氣溫降到了電話號碼級別的溫度。

  路上很多人都換上羽絨服,媽媽也不例外,媽媽穿了一件長款的白色羽絨服,下擺一直蓋到了膝蓋,下身是一件黑色的緊身褲。

  即使是冬天穿著厚厚的衣服,媽媽胸前那一對巨乳始終不會被遮掩住鋒芒,仍然鼓鼓地挺立著。

  門口換鞋的時候,妹妹靠的媽媽很近,一抬頭頂到了媽媽胸上,近距離的看著媽媽的胸,眼里流露出了羨慕的目光。

  我看在眼里,好想過去跟妹妹說,除非你基因變異了,不然遲早的。

  我和妹妹的校服不是很厚,所以我里面穿了一件厚厚的毛衣,妹妹更怕冷一點,穿了兩件毛衣。

  到了學校,早自習的時候,嚴琦看我的眼光都變了,露出一副欣賞的表情,然后又很得意的仰起頭,好像是在自夸自己教導有方。我嘔。

  到了晚上孫可人說家里有事,今天就不給我補課了,我于是獨自回家。

  自從上次爸爸把車開到鄉下,我和妹妹過了一段公交車上學后,現在變成常態了,媽媽知道孫老師晚上不給我補課后,也就沒來學校。

  我坐公交車回到家后,意外發現媽媽不在家,我走到妹妹房里,問她:「媽媽呢?」

  妹妹正在換衣服,正要扣上睡衣的扣子,胸前大開,露出穿著的抹胸的胸部對著我,妹妹一下捂住胸,沖我大叫「啊!你快出去!」

  我馬山關上房門。

  妹妹大吼:「你是狗嗎?不會敲門的。」

  我說:「不會敲門和狗有什么關系?」

  「你就是傻逼。」

  「女孩子不要口吐芬芳。」我試圖糾正她。

  「傻逼,傻逼,傻逼……」

  「我又不是故意的。再說了,你進我房間的時候什么敲過門了。」

  妹妹一把打開房門,氣勢洶洶地看著我:「來,面對面sala,我們兄妹今天必須跪一個。」

  我一下被她氣勢唬住了,但馬上我身板硬了起來,畢竟是要考上985的男人,我說:「怎么說,是扳手腕還是直接開打?」

  「扳手腕,我兩只手,你一只手。」

  我想了一下,覺得noproblem,于是說:「來啊。」

  我和妹妹來到茶幾旁,我伸出右手架好,妹妹伸出雙手,我們手握在一起,我說:「準備好了嗎?」

  「好了」妹妹惡狠狠地盯著我,她一說完,就馬上發力,我差點被她偷襲成功了。

  我馬上使力穩住,妹妹的力氣還是不行,呵呵,不就是兩只手么,她這樣可愛的萌妹子,我可以打十個,一拳打飛一個。

  妹妹看形勢不對,急眼了,突然起身用身體的體重,強行把我的手壓到了茶幾上。

  「我贏了!快叫姐姐!」

  「敢耍賴!」

  我上去抓住她,去撓她軟肋。

  我們在沙發上糾纏起來,這時媽媽回到了家,一開門就聽到我和妹妹在吵,驚訝地看著我們,問:「你們在做什么?」

  我和妹妹連忙分開,我說:「我和妹妹鬧著玩。」

  媽媽說:「這么大兩個人還跟孩子似的。」

  我看到媽媽穿著睡衣,于是問媽媽:「媽,你去哪里了?」

  媽媽回答我說:「出去倒了個垃圾。我要是再晚回來點,這家這怕是要被你們拆了。」

  妹妹嘻嘻說:「媽,我們又不是哈士奇。」

  「好了好了,快回房里復習吧。」

  就這樣我和妹妹被媽媽趕回了房里。

  到了房里,妹妹給我發了個微信,「我下個戰書你敢不敢接?」

  我說:「有何不敢?」

  「你只是力氣比我大,但論技巧我可以吊打你。」

  「呵呵。妹啊,你吹牛皮不臉紅嗎?」

  「60年后,華山之巔一決高下敢不敢?」

  我哈哈大笑,給她回復:「輸的叫爸爸。」

  「呸。」

  我給她回復了個表情包,一個人摸著一頭大母豬的頭,配的文字是:見過很多豬還是你最可愛。

  不說60年后我們兩個老頭頭老太太勝負如何,至少這60年里我這個做哥哥的,可以虐得她死去活來,嘿嘿。

  接下一天就是周六,中午放學后,因為剛結束了一次市里的統考,學校趁著機會召開了一次教師大會,媽媽被留了下來,孫可人也沒空給我補習。

  我和妹妹回了家。

  妹妹聽說媽媽不在家,就把閨蜜們都叫到了家里來,還讓我出去玩,我偏不。誰知道妹妹的閨蜜里有沒有美女。

  先來的是上次喝奶茶那個,我還不知道她名字,妹妹給我介紹,說叫圓圓。臉還真的挺圓的。

  有個閨蜜還在路上,圓圓和妹妹打電話讓她帶奶茶和零食過來,圓圓問我:「學長你吃什么?」

  「我要檸檬的。」我說。

  「再讓黃婕帶冒菜過來!」妹妹說。

  圓圓于是又問我:「你有什么不能吃的忌口嗎。」

  心思挺周到的妹子啊,我剛想說不要加香菜,妹妹在一旁說:「他除了屎什么都吃。」

  我正想反擊。突然,妹妹低著頭沉思了一會,又說:「不對,他什么都吃。」

  我臉一黑,看來還沒等到60年后,妹妹就要跟我作死對頭了。

  圓圓被逗笑了,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我和妹妹,又囑咐了黃婕幾句,就掛了電話。然后兩女孩坐在沙發上追劇,我發現我一句話都插不進去。

  于是灰溜溜的回了房里,此時此景,兩個萌妹子在外面嬉嬉笑笑,撩撥心弦,我哪里靜的下心來看書。

  于是拿出手機給好久沒聯系的等神發了條信息,「等神最近咋樣了?」

  等神過了很久給我回復:「兄弟,晚上聊,給你放個大招。」

  媽個比,等神吊胃口的本事我特么算服了!!!!!

  等妹妹另一個閨蜜黃婕到了后,我來到客廳吃她們的冒菜,我猛吃!

  一度把妹妹吃急了,「你上輩子餓死的啊!」

  圓圓在一旁說:「你們上輩子是冤家嗎?」

  我說:「仇家吧。」

  黃婕說:「我也好想有個哥哥。」

  妹妹把我推了過去,「送給你。」

  我看這黃婕人長得漂亮,心想妹妹的閨蜜不簡單啊,以后終生幸福說不定就要靠妹妹的資源了啊。

  妹妹這么一推,我順勢就往黃婕身上倒。吃了不少便宜,嘿嘿。

  我們邊聊天邊吃東西,好不快活。

  媽媽中間打了個電話,說晚上學校有聚餐,不回家了,讓我們自己解決晚飯。

  妹妹高興地跳了起來,慫動閨蜜們也不要回家吃飯了。

  她這兩個閨蜜家里管的并不是很嚴,給家里一打電話家長就都同意了。

  我也跟著她們玩了一天,三個妹子陪在身邊,我突然想到等神,有三個女朋友的情形差不多就是這樣吧。

  想著想著,羨慕的快哭了。

  晚上我和妹妹把家里打掃了一遍,然后因為怕媽媽回來發現我們在玩,于是我和妹妹都躲在了自己房間里。

  期間我給等神發了好幾條消息都沒有回復我。真是急的我要死。

  媽媽回來的時候都要十點半了,徑直回了自己的房里,很久后才來問我和妹妹要不要吃夜宵。

  我和妹妹都說不要。媽媽似乎很累,聽到我們不要后便直接回自己的房里休息了。

  我就等啊等,終于到了十二點的時候,等神回復我了,「大招來了。」

  「等神,你知道我等你這句話等多久了嗎,你這個等神真的不是白叫的。」

  等神說:「你和女神老師怎么樣了?」

  我說:「這不是今天的重點啊!」

  「哈哈哈哈。」等神說:「別急嘛。」

  「很急。」

  「好吧。」

  「快放大招吧。」

  等神說:「這得從很早之前,我和女朋友去看電影說起。說起來很長。」

  「長話長說,我不缺這點流量。」

分享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