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煩惱心事

  陳蜜是西北某大學藝術學院的副教授,上個月才剛剛慶祝了她的36歲生日,這個年紀里就評上了副教授,對于一個女人來說,已經是非常的成功了。

  那緩緩流逝的歲月,甚至幾乎沒有在她的身上,留下痕跡,黑亮柔順的秀發依然彈韌,紅潤驚艷的櫻唇依然嬌嫩。

  就連蛾眉杏目都保留著少女的青春明媚。

  她的玉頸白皙軟潤,柳腰柔美細嫩,再往下就是一雙健美修直的玉腿,不知道惹的多少男人和男孩們暗里著迷。

  那對玉兔飽滿有型,雖然不及那種巨乳,卻也屬于恰到好處的B罩杯,穿V領職業裝時,依然擁有不可忽視的深邃事業線。

  而她的嬌臀更是圓潤挺翹,如果搭配一條水藍色的緊身牛仔褲,將會顯得分外的惹火。

  陳蜜的皮膚白皙玉潤,透著健康的粉嫩,身高裸測就有一米六七,如果再穿上細長跟的酒紅色高跟鞋,更是將她的曼妙襯托的高挑迷人。

  不過可惜,陳蜜自里家風傳統,所以她的日常通勤穿搭,其實可以說是非常的樸素無華了。

  三月初的時節里,西北的氣候,就開始變得奇怪起來,由于晝夜的溫差較大。

  所以,早晨還需要穿著羽絨服御寒,到了中午就恨不得直接脫得,剩一條短袖。

  如陳蜜,就穿著一件深色的羽絨外套,內搭著一件白藍相間的條紋高領毛衣,下身一條寬松的闊腿牛仔褲,將其細美的玉腿隱藏了起來。

  盡管是如此普通的穿搭,依然也無法完全抵擋住,這輕熟少婦的嫵媚風情,更何況還有學歷職業的加分,就使得陳蜜的氣質更加的迷人。

  不過再美的女人,也逃不過年齡的魔咒,最近她的眉宇間,總是帶著一點莫名的愁緒。

  前幾天,她的老公魏明出差去了上海,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才能回來,而她和魏明也沒有孩子。

  所以下班了只能一個人在家里,閑的沒事干就稱了一下自己的體重,這才發覺自己的身材,竟然有點發福了,坐下來腰間已經很明顯的看到贅肉。

  以前她還是偶爾鍛煉鍛煉的,所以身材一直保持的很不錯,可是最近這幾年,隨著工作越來越忙,也就漸漸的疏于鍛煉了。

  不過好在她最近都是白天上課,晚上回去需要整理材料。

  所以下午還有點空閑時間,陳蜜打算趁著這點閑暇時間,好好的鍛煉一下,也好保持住自己的身材。

  這天是周三,陳蜜下午沒有課,于是就回到學校,給她們安排的單人公寓里,稍作休息后,伸手摸了摸小腹和大腿。

  也許是心理作用,陳蜜總覺得自己的皮膚,好像比前兩天更松弛了幾分,陳蜜的繡眉驟然擰起,滿臉的懊惱之情。

  于是說動就動,陳蜜馬上收起了手機,起床來到衣柜邊。

  從衣柜里拿出一套瑜伽服,陳蜜指尖微動,開始脫掉身上的衣物。

  學校安排的單人公寓,也就三十來平,除過衛生間和玄關,剩下的面積也就可以,擺張休息的床鋪和工作的寫字臺。

  再靠墻安置一個衣柜,也就不剩多少地方了,不過陳蜜專門把靠窗的位置留了出來,擺上一個瑜伽墊,還是綽綽有余的。

  此時,陳蜜正面對著衣柜上,安著的穿衣鏡,素手輕抬脫下了深色的羽絨外套,纖長的手指伸到腰間兩側。

  抓住針織毛衣的衣擺往上掀起,纖細白皙的腰肢,可愛的肚臍眼,挺翹飽滿的酥胸,一點一點逐漸暴露在了空氣之中。

  陳蜜將毛衣脫下來丟到一邊,上身只剩下了,一條紅色的普通款式的胸罩,包裹著兩團呼之欲出的玉峰,陳蜜反手摸向后背,將胸罩的排扣解開。

  這最后一層遮擋也脫離她的嬌軀,兩座玉峰,掙脫束縛傲然挺立在空氣中,頂端兩點紅櫻嬌嫩欲滴。

  陳蜜微微彎腰將牛仔褲脫下,彎腰間兩瓣富有彈性的翹臀,高高撅起。

  一條紅色的純棉內褲,嚴嚴實實的包裹著,這動人的風情,從臀縫間一路往前延伸到花瓣處,形成了一個凹陷處。

  只見她直起身子,凝望著鏡子里近乎赤裸裸的身體,女人五官明艷動人,身材比例上佳,但是細看之下,嬌嫩的乳房,似乎已經沒有從前那樣堅挺了。

  難道她的年紀,真的老了嗎?感嘆著這歲月不饒人的無情,鏡子里的女人有些沮喪的抿著唇,她真的很不甘心。

  想到整日里忙于工作的魏明,陳蜜雖然有些嗔怨,但也表示可以理解,畢竟他也是為了這個家在拼搏。

  可是自從陳蜜生完孩子之后,魏明明顯對她失去了大部分的興趣,原本就少的可憐的房事自此更是草草了事。

  每次當陳蜜剛剛有了反應之后,魏明就結束了他的例行公事,惹得陳蜜每次都嗔怨不已。

  想到這里陳蜜不免有些幽怨的嘆了口氣,不再欣賞鏡子里自己的嬌軀,轉而繼續動了起來。

  「唉……」

  只見她柔嫩白皙的雙手一抬,將版型樸素的內褲也褪了下去,這下子鏡子里的女人,真的是不著寸縷了。

  蜂腰之下是微微凹陷的胯骨,小腹下方是微微隆起的雪白小山包,白白凈凈的沒有一絲絨毛。

  往下便是女人腿間,隱藏在黑色秘密深林里,緊閉的花瓣。

  此刻這粉嫩的花瓣兒干涸而安靜,就像是休眠中的蝴蝶一般,一看就知道是很少受到光顧的樣子。

  沒過一會,陳蜜便換上了藍灰色布料的瑜伽服,拿出來瑜伽墊來,在窗前地板上鋪開了瑜伽墊。

  在開始正式動作之前,站在窗前的陳蜜首先站成了標準的直立姿勢,先是做了幾組深呼吸。

  這樣可以更好的擴充肺活量,為接下來的正式練習做準備。

  呼……吸。

  竭力延長的呼吸間,陳蜜嫩白的小腹一收一放,凹凸成波動的弧度。

  而她胸前的兩團玉乳則是起起伏伏,雪白的半邊乳肉在空氣中隆起又落下,隨著呼吸浮沉,煞是迷人。

  做完深呼吸后,陳蜜便彎腰趴了下去,先做了一個簡單的下犬式。

  這個姿勢讓她的身體呈倒「V」形,她下半身全部騰空,雙腿交疊在一起伸向身體右側,與地面保持著平行。

  她的兩只嫩白的玉手往前放在,地板上撐起了整個身體,兩手擦著地面往前移動。

  這個動作讓她的玉潤挺翹的臀部高高撅起,上身俯臥的姿態使得兩邊酥胸,緊密地貼在一起。

  兩團圓潤雪白的乳肉中央一條深深的溝壑,直直望過去便可見一線深邃的美縫。

  呼……吸……

  做完了這一整組完整的下犬式,陳蜜深呼吸幾口,站起身來動了動關節舒緩了一下,便又換成了山式。

  山式是站立的姿勢,只見陳蜜那修長的雙腿緊緊并攏,整個下半身都往前傾斜,腰部以上卻是極力往后仰去。

  借著腰部的延伸,和肋骨的上提拉長脊柱,她的雙臂和雙手,則是柔軟地順著頭頂延伸,極力舒展著。

  陳蜜高高往后仰著螓首,下頜和脖頸連成,弧度優美的一條曲線,胸脯高高地挺起,呼吸起伏間有細密的汗珠沁出。

  順著雪白的山丘慢慢滑入深不見底的峽谷。

  只可惜這一切,都發生在私密的單人公寓里,窗臺安裝的反光玻璃,也杜絕了對面住戶的注視,讓這份柔美的春光揉碎在時間里,轉瞬即逝。

  轉眼間陳蜜又換成了魚式,她仰臥在瑜伽墊上,兩條大長腿筆直地繃緊往前伸。

  兩手放在臀部下面,用手肘往身后支起上半身,拱起的背部上蝴蝶骨翩翩欲飛。

  陳蜜緊繃著腳趾腳背,她的瑜伽服的下裝是內褲樣式,稀少單薄的彈性布料緊緊貼著身體。

  如果有人稍微仔細一看,就能發現陳蜜下面根本就沒有再穿內褲。

  不一會陳蜜又翻身趴在地上,雙手往前放,用手肘的力量撐起上半身,修長的頸部筆直地拉起,下巴高高往上抬,頭部微微向背部靠。

  這姿勢讓陳蜜的胸部更加凸顯挺翹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經過了一套瑜伽動作后,陳蜜的嗓音干澀中夾雜著一些沙啞,微喘之下便聽起來格外的撩人心弦。

  陳蜜跪在地上,雙手著地,眼睛看著地面,吸氣時她的腹部收緊,肋骨保持緊張,像貓咪一樣,呼氣時她拱起背部,抬起胸部,好像要起飛一般。

  這般姿勢像極了陳蜜曾經被老公,魏明后入時的樣子。

  這也是為數不多的夫妻生活里,最讓陳蜜難忘的姿勢了,可惜在這個體位動作下,魏明就回結束的更快,所以每次都是淺嘗輒止。

  鈴鈴鈴……

  就這樣胡思亂想間,突然一陣動聽的手機鈴聲,打破了這份靜謐的優雅,陳蜜起身拿過手機看到,來電顯示的備注是蕊蕊。

  也就是她的小姑子,她老公的妹妹魏蕊。

  「喂,蕊蕊?」

  「哎蜜蜜,想我了沒……」

  電話里,魏蕊的聲音,輕快的傳了過來,很難想象這是三十多歲的女人的聲音。

  陳蜜的小姑子魏蕊,其實就比她小四歲,今年也就32歲而已,所以兩個人的關系特別的好,就跟親姐妹一樣。

  「當然想了,要不晚上來家里吃飯吧,你哥出差了,就我一個人……」

  對于魏蕊這沒大沒小的親密稱呼,陳蜜早就已經習慣了,魏明在的時候,還會糾正一下自己的妹妹,而當他沒在的時候,魏蕊立刻就會改回來。

  其實有時候,陳蜜也挺無奈的糾正自己的小姑子,可惜每次都被魏蕊顧左右而言他糊弄過去,久而久之陳蜜也就不再管了。

  魏蕊至今未婚,目前在她家附近的高中任職美術老師,據說是由于讀大學的時候,造成的情感創傷。

  反正陳蜜和魏明結婚到現在,也沒見魏蕊有談戀愛的傾向。

  陳蜜也是在前幾年追問過老公魏明后才了解到,魏蕊讀大學的時候談過一任男朋友。

  但是由于魏家的家風嚴格,思想也較為傳統,魏蕊也就遲遲沒有答應,男朋友更進一步的要求,雙方的關系,僅僅只是停留在牽手的程度。

  連親吻的親密關系,都沒有達到。

  也許是她男朋友實在是等不及了,也或許是這個人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。

  某一天,將魏蕊騙了出來,準備下藥用強,甚至差一點就被他給得逞了,結果那一天好巧不巧的,哥哥魏明去學校看望他的妹妹魏蕊。

  結果來到學校打電話關機,大半夜的魏蕊的室友告訴魏明,她妹妹和男朋友出去了。

  魏明當即意識到不對,自己的妹妹自己清楚,從小就乖巧懂事,大半夜的怎么可能和異性獨處,況且打電話也關機了,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。

  所以魏明立刻就報警了,但是因為失聯的時間不足,魏明只能自己先行去尋找。

  好在妹妹魏蕊人緣不錯,有什么事情也喜歡和室友們分享,所以在妹妹室友們的幫助下,魏明很快鎖定了學校附近的一間小旅館。

  因為魏蕊的男朋友是下藥,迷暈了魏蕊,心里有鬼的他,也不敢去正規的賓館,辦理入住。

  只能選擇學校附近,那些不正規的私人小旅館,這些小旅館的老板,一個個都見錢眼開的貨色,很多時候對這種情況,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態度。

  當魏明言明可能發生的犯罪案件后,小老板當即慘白著臉坦白,之前確實有一個男人,抱著一個昏迷的女生,開了房間。

  隨后,將鑰匙交給了魏明,給他指明了房間號。

  魏明拿到鑰匙后,二話不說就沖上了樓,當他打開房門就看見,這個無恥的禽獸已經脫光了衣服,將魏蕊綁在臟亂的床上。

  看到這一幕,魏明瞬間怒火充斥心間,舉起拳頭就向一臉驚怒的男人臉上砸去。

  本來好事被打擾,男人還很生氣,但是當他看清來人是魏蕊的哥哥后,所有的憤怒都變成了恐懼,絲毫不敢反抗。

  等魏明將男人捶倒后,拖著他的腿就往衛生間拉,魏蕊的室友也趕緊沖進來,看到赤裸著身體被捆綁著的魏蕊,驚慌失措的拉過被子,蓋在魏蕊的身上。

  事情到這里就基本結束了,后來警察也很快出警,將魏明他們都一起帶走了。

  魏蕊的男朋友因為強奸未遂,當場就被抓了起來,魏明行事沖動。

  但也是情急之下的本能應對,所以被批評教育了一番,也就了事,小旅館的老板,則被罰款勒令關了旅館。

  后來校方為了維護學校的名譽,以給魏蕊及其室友保研,來平息這場事端,而魏明為了保護自己的妹妹,勉強同意了學校的安排。

  但是提出讓妹妹回家自學,學校方面也很快就同意了,這個要求。

  這件事到此為止就畫上句號,隨著時間的流逝,所有人都選擇淡忘了這件事情。

  但是由于這次的事件,在魏蕊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痕。

  所以導致她到如今都不敢再去談感情,老公魏明和父母們也不敢催促,生怕魏蕊想不開了,再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。

  而且魏蕊也從不會主動提及,那場遭遇,陳蜜她們當然也就選擇冷處理它,以免再次刺激到,已經受到心理創傷的魏蕊。

  「今天不行呀,晚上我們辦公室的丹姐生日,我們商量好了去慶生呢!」

  「好吧,那你打電話是?」

  「哎呀,就是前兩天不是辦了張健身卡嘛,就想著嫂子也可以去體驗一下咯」

  「少貧嘴,你是不是又不想去了?」

  陳蜜無奈的說道,說什么讓她去體驗一下,其實就是自己后悔了不想去,又覺得浪費,所以就干脆讓自己這個嫂子去用好了。

  「哎呀,人家這不是沒時間嘛」

  魏蕊沖著陳蜜撒嬌到,嬌憨的語氣讓陳蜜實在是不好意思拒絕。

  「好啦好啦,真拿你沒辦法,是哪個健身房的,我正好下午沒事過去看看」

  陳蜜想著反正自己也沒事,而且想減肥光靠瑜伽可不行,正好可以去鍛煉鍛煉。

  「嘿嘿,蜜蜜最好啦,就是我們學校斜對面的那個,離你們學院也不遠,就兩個路口吧」

  魏蕊所在的高中就在陳蜜工作的大學旁邊,是這所大學的附中。

  這家健身房陳蜜也知道,在兩所學校的中間,是一家中高檔的健身會所,就是會費有些貴。

  所以陳蜜了解了一下,就再沒有關注過了,想不到這次瞌睡來了,就遇到了枕頭,正好可以先去看看好了。

分享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