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部 第二章 和劉艷的親密接觸

  馬軍在張麗辦公室前后折騰了將近一個多小時,等他回到家里已經快八點了。

  馬軍是獨生子,自從馬軍的父親去世后,家里只有馬軍和母親宋萍兩個人相依為命。

  宋萍見馬軍這么晚才回來不由責怪了他幾句,馬軍只好解釋說班主任找自己有事,宋萍這才作罷,卻沒有想到自己兒子,卻是被班主任勾引到了床上。

  馬軍連續和張麗做了兩次,體力消耗很大,足足吃了兩大碗飯才滿意的打了個飽嗝,簡單洗漱了一下便躺在床上,卻興奮的怎么也睡不著。

  腦海里不停回放著剛才和張麗銷魂的情景,想著張麗那雪白豐滿的玉體,高聳白嫩的乳房和嬌嫩滑膩的肉穴,陰莖不由自主又挺了起來。

  自己竟然真的和一個女人發生了關系,馬軍用手握住硬邦邦的陰莖慢慢套弄著。

  以前他便是用這樣的方式發泄自己的欲望的,只是現在和真實的性交比起來,打飛機頓時變得索然無味了。

  好容易馬軍才射出了精液,用衛生紙擦拭了一下,馬軍的心情平複了許多。

  回想著今天和張麗發生的事情,本來他對張麗并沒有那么大膽的想法,畢竟張麗是他的班主任。

  可是馬軍早上碰到劉艷,被對方勾起了欲望,渾身浴火不知道如何發泄,碰巧張麗又是一個寂寞難耐的女人,一連串的巧合才讓兩個人發生了關系。

  想到事情的始作俑者劉艷,馬軍心里忽然產生了得到對方的念頭,如果是今天之前,馬軍是不會有這種想法的,可是自從他和張麗發生關系之后。

  忽然發現再高傲的女人也有生理需求,只要找準她們的弱點,就能征服她們,只是劉艷的弱點是什么呢。

  想到劉艷那兩個比張麗還要大的,乳房和高挑豐滿的性感身體,馬軍心里暗暗發誓,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占有,這個學校最性感迷人的女老師。

  馬軍迷迷煳煳進入了夢鄉,夢中他和一個性感迷人的女人纏綿著,卻不知道對方是張麗還是劉艷。

  第二天上午,馬軍來到學校,下意識的看了一眼,辦公樓二層張麗的辦公室,看到門緊閉著,也不知道張麗來了沒有。

  第二堂課是語文課,馬軍直勾勾的盯著門口,很快便看到張麗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門口,依然和平時一樣穿著T恤和牛仔褲,作為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。

  張麗的穿著相對比較保守,很少會像年輕女老師那樣穿著暴露的連衣裙,加上她相貌平平,因此也很難吸引到男人的目光。

  過去馬軍也很少留意張麗,更不用說把張麗當成自己性幻想的對象了,可是經過昨晚的事情。

  馬軍看待自己的班主任的眼光完全變了,開始認真打量起張麗的穿著。

  一條緊身牛仔褲包裹著張麗肥厚的臀部,越發顯得渾圓豐滿,讓人恨不得狠狠抓上一把,可惜兩條直熘熘的大腿藏的嚴嚴實實的。

  只有馬軍才知道被那兩條大腿,纏在身上的滋味是何等刺激。一件淺綠色的緊身純棉T恤,顯得張麗一對乳房更加堅挺,這是一個成熟女人的身子。

  馬軍看到張麗的打扮,又忍不住有些躁動起來,腦海中頓時浮現出張麗一絲不掛的,趴在床邊翹著屁股的淫靡情景,那肥美白嫩的豐臀。

  流淌著淫水的騷穴,馬軍的褲襠頓時鼓起了了一個大包,嚇得他趕緊用手按住,免得被旁邊人發現出丑。

  不過張麗卻表現的十分平靜,絲毫看不出任何異樣,只是偶爾和馬軍視線碰撞到一起時,會下意識的避開,這讓馬軍有些迷惑不解。

  不知道張麗是什么意思,難道已經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,忘得一乾二凈了嗎。

  整整一堂課,馬軍一直都心神不寧,什么都聽不進去,下課鈴響了,張麗丟下手里的粉筆,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大聲說道:

  “好了,今天的課就上到這里,大家回頭把課上的內容好好複習一下,下周要進行測驗。”說完便向門外走去。

  臺下學生們也都各自活動起來,馬軍起身向門外走去,想要追上去問個究竟,可忽然眼前人影一閃,卻是黃國新把他給攔住了,把他拉到教室一角。

  原來黃國新打聽到下周是李婷的生日,他想要給李婷一個驚喜,讓馬軍給他出出主意。

  馬軍現在滿腦子都是張麗,哪有心思管黃國新的事情,想了想告訴黃國新女生都喜歡浪漫,讓他找一個比較浪漫的場合和李婷表白,成功率會比較高。

  好容易打發了黃國新,馬軍走出教室,卻早已經看不到張麗的身影,他現在也不敢去張麗的辦公室追問,只好無奈的返回教室。

  等到中午馬軍回家吃了飯,在床上怎么也睡不著,索性偷偷起身離開,回到了學校,這個時間學校里基本上沒有人了,大部分學生和老師都回家了。

  馬軍卻知道張麗中午通常都在辦公室休息,他邁步來到辦公樓上了二層,躡手躡腳的來到張麗辦公室門外,側耳聽了聽沒有動靜,難道張麗已經睡了。

  馬軍猶豫了一會,還是鼓起勇氣伸手敲了敲辦公室的門,很快門被打開了。

  “馬軍,你怎么過來了?”

  看到馬軍站在門口,張麗有些驚訝,她沒有想到馬軍居然會大中午的跑過來。

  馬軍聞著張麗身上傳來的成熟女人的氣息,忍不住說道:

  “張老師,我想你了。”

  張麗嚇了一跳,趕緊看了看走廊,還好沒有人在,趕緊把馬軍拽了進來,關上了門有些不滿的說道:

  “你瞎說什么,萬一讓別人聽到怎么辦?這可是辦公樓。”

  馬軍低著頭聽著張麗的訓斥,目光卻落到對方胸前,那里有一片水漬,T恤變得透明了,可以看到里面紅色的胸罩和飽滿高聳的乳房。

  一下子沖動起來,伸手抱住了張麗肉呼呼的身子,手在張麗豐滿的胸前揉捏著。

  “馬軍,你干什么,快放手。”

  張麗一下愣住了,小聲警告著馬軍,伸手掙扎著。

  “張老師,我真的很想你。”

  馬軍撫摸著張麗那冰涼滑膩的肌膚,頓時興奮起來,竟然一下子將張麗抱了起來,走到后面的床邊,把張麗放在床上,準備脫掉自己的衣服。

  張麗卻趕緊制止了馬軍的動作,雖然中午一般沒有人會來自己的辦公室,可畢竟不太保險。

  可是看到馬軍褲襠里那高高聳立的東西,張麗也有些心動,走到門口聽了一下外面的動靜,回頭對著馬軍說道:

  “在床上不安全,我們就在這兒吧。”

  馬軍愣了一下,卻很快明白了張麗的用意,走過來摟住張麗一把掀起了她的T恤,露出里面豐滿白皙的乳肉。

  嘴巴湊上去吮吸著那嫣紅的乳頭,在馬軍的刺激下漸漸的開始發硬了。

  “啊,馬軍,不要舔了。”

  張麗閉上了眼睛,滿足的嘆息著,身體開始抖動起來,感覺一股熱流在身體里流動著。

  馬軍玩弄了一陣張麗的乳房,覺得陰莖漲的難受,便伸手去解張麗的牛仔褲,可張麗的牛仔褲很緊,他怎么也解不開上面的扣子,急的頭上都出汗了。

  “你讓開,我來吧。”

  張麗有些看不下去了,自己伸手解開了牛仔褲上的紐扣,把褲子脫到膝蓋。

  露出了被黑色真絲內褲包裹著的肥碩臀部,雙手扶著辦公桌,回頭沖著馬軍急切的說,“快來吧,一會該上課了。”

  馬軍也掏出硬邦邦的陰莖,走到張麗身后,拔下了張麗的內褲,用火熱無比的陰莖,在張麗雪白的屁股上滑動著。

  張麗的屁股很圓,也很結實,馬軍有些受不了了。

  “你倒是進來啊。”

  感覺到馬軍的陰莖在屁股上滑動著,張麗有些埋怨的說道,忍不住伸手握住了馬軍的陰莖,導入到自己已經水潤無比的淫穴口。

  “張老師,我來了。”

  馬軍抱住了張麗光熘熘的大屁股,使勁往前一頂,陰莖緩緩頂開了陰唇。

  插入到滑膩的陰道中,從背后插入的姿勢似乎更加刺激,馬軍興奮的不停抽動著。

  “我要死了。馬軍。”

  張麗也是十分興奮,很想大聲喊出來,可又怕被人聽到,只能克制的小聲呻吟著,緊緊咬著嘴唇,用力噘著雪白的屁股,迎接著馬軍劇烈的沖擊。

  作為一個已婚女人,她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,會擺出如此淫蕩的姿勢,讓一個陌生男人進入自己的身體。

  過去和丈夫親熱的時候,張麗很少會采用這種姿勢,一方面她覺得動作不雅觀,有點像兩條狗交配的動作,另外一方面丈夫的陰莖不夠長。

  從背后進入時隔著屁股很難插得很深,所以嘗試了幾次也就放棄了。

  而馬軍的陰莖尺寸驚人,又長又粗,足足比丈夫的長了將近三分之一,即便是站在身后也很輕松的,深入到張麗的肉穴深處。

  每一次抽插都挑動起張麗陰道中敏感的神經,讓她渾身顫抖不已。

  馬軍一下一下的在張麗淫穴中抽插著,雖然張麗生過來孩子,可也許是多年沒有性生活的原因,陰道里依然很緊,加上在辦公室做愛情緒緊張。

  馬軍只感覺自己粗大的陰莖,被張麗的淫穴緊緊的吸著,每次抽插都帶給他無與倫比的體驗。

  也不知道張麗的老公是不是腦袋進水了,放著這么誘人的老婆不去滋潤,結果最后便宜了自己。

  說起來馬軍還要感謝對方,不然他哪有機會享受和自己班主任,這樣的熟婦做愛的滋味。

  為了掩人耳目,張麗并沒有拉上窗簾,從馬軍的位置可以看到不遠處的教室。

  離上課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,已經有不少學生來學校了,正在教室門口嬉鬧。

  馬軍視力很好,甚至認出了幾個平時一起玩的男生,包括黃國新,那些男生永遠不會想到,自己此刻竟然在他們不遠處的辦公室里。

  肆意的玩弄著他們威嚴的班主任,而平素一貫正經的張麗此刻卻像,一條淫蕩的母狗一樣,趴在自己面前任憑自己侵犯。

  馬軍心中頓時涌出一股得意之情,更加用力的抽插起來,每一次都幾乎深入到張麗陰道最深處,張麗被馬軍有些粗野的動作弄得欲仙欲死。

  渾圓肥碩的屁股下意識的晃動著,此刻的她似乎已經忘記了,自己是一名人民教師,而只是一個陶醉在肉欲中的女人。

  聽著這成熟婦人鼻腔中發出的柔媚呻吟,馬軍也不免憐惜起來,漸漸放緩了動作,雙手伸到張麗的T恤中。

  將她的胸罩推了上去,抓住那兩只讓他迷戀的高聳揉捏起來。

  張麗的臉色紅潤嬌媚,眉頭緊鎖,彷佛忍受著巨大的痛苦,可只有她心里才明白這是何等的愉悅,馬軍的每一次沖擊都似乎要將她送入云端。

  她雙臂托著辦公桌的邊緣,脖子和腋窩里已經滲出了汗水,飽滿肥臀翹得高高的。

  胸前兩個大奶子不停晃動著,在馬軍的抓捏下不時變化著形狀,漸漸達到了高潮。

  馬軍連續抽插了將近一百多下,忽然感覺張麗的陰道急劇的收縮著,緊緊咬著自己的陰莖,刺激的感覺如電流一般襲來,頓時再也控制不住了。

  抱緊了張麗的屁股,用陰莖死死頂住對方的淫穴,將一股股精華注入到張麗的陰道中。

  而張麗如一灘爛泥癱軟,在辦公桌上喘息不已,這個女人又再次被自己征服了。

  “馬軍,以后中午不準到辦公室找我。”

  張麗很快穿好了衣服,看著一副心滿意足表情的馬軍,忽然有些嚴肅的說道。

  “你還是個學生,要把精力和時間放在學習上,明白嗎?老師不想害了你。”

  “張老師,你放心吧,我不會影響學習的。”

  馬軍趕緊說道,“我真的做夢都想你,今天上課你一直沒理我,我還以為你不喜歡我了。”

  張麗也知道馬軍剛剛嘗到,男女歡愛的美妙滋味,怎么可能這么容易放棄,嘆息一聲說道:

  “那好吧,你要是想要了,晚上就到辦公室找我,不過如果你學習退步了,我們的關系就必須馬上終止。”

  聽著張麗充滿真切的關懷,馬軍心里也不由十分感動,眼前這個成熟女人,不但給了自己肉體上的滿足。

  而且還關心著自己的學業,他第一次覺得有些喜歡上這個女人了。

  看到上課的時間快到了,張麗催促著馬軍趕緊離開,等馬軍走后,張麗也無心睡覺了,坐在椅子上有些心神不寧的,想著自己和這個學生發生的一切。

  在和馬軍發生關系之前,張麗算的是一個規規矩矩的已婚女人,即便是和丈夫的婚姻不太幸福,她也沒有主動想過要背叛丈夫。

  對于馬軍,張麗的印象不錯,因為馬軍的語文課成績比較優秀,所以張麗一直覺得這個學生,算得上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學生。

  而且馬軍身材魁梧,比一般男生發育的都健壯,長得也很精神,雖然算不上什么帥哥,但也很能吸引異性的目光。

  昨天發生的意外接觸不知道怎么,就挑起了張麗潛藏多年的欲望,讓她下意識的勾引了自己的學生,馬軍雖然是第一次。

  但依然讓自己重新體驗到,當初結婚時才感受過的激情如火,雖然兩次都是馬軍主動發起的,而自己只是半推半就。

  可張麗越來越覺得自己無力自拔,她陶醉在這種肉欲的刺激中,也許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。

  馬軍心情大好的走出張麗的辦公室,雖然這次時間不如上次長。

  但是他已經確認自己基本上,已經征服了這個豐滿熟婦,以后自己隨時可以找張麗發泄欲望了。

  想著剛才張麗光著雪白的屁股,趴在辦公桌上讓自己干的淫水直流,馬軍心中一陣得意,張麗平時在自己學生面前總是一本正經,表現出老師的威嚴。

  大家都有點怕她,可自己卻能享受到班主任誘人的肉體,要是讓黃國新知道,肯定會羨慕死他。

  其實張麗長相也算可以,雖然不像劉艷那么驚艷,但也有幾分姿色,只是平時不注意打扮,穿著也很保守,大概是屬于那種內心火熱外表冷漠的類型。

  因此很少有人會打她的主意,結果被馬軍誤打誤撞的給搞上了手。

  馬軍想著張麗的身材比較豐滿,豐乳肥臀,如果能換上超短裙,再穿上性感的黑色絲襪,回頭率也不見得就比劉艷要差多少。

  不過以張麗保守的性格肯定是不愿意那樣做了,自己有機會一定要想辦法讓張麗嘗試一下。

  他這么想著向二樓樓梯口走去,忽然眼前人影一閃,劉艷出現在馬軍面前,似乎有些心事,行色匆匆,沒有看到馬軍,直直的走了過來。

  馬軍本來想下意識的躲開,可轉眼心中一動,停下腳步卻沒有躲開而是迎了上去,和劉艷那豐滿嬌軀撞了個滿懷。

  劉艷被撞得一個趔趄,差點摔倒,忽然一雙大手拉住了她的胳膊,劉艷趕緊站穩。

  抬頭一看,對方人高馬大,學生打扮,但她看著有幾分眼熟,但并不是自己班上的學生。

  馬軍把劉艷柔軟豐腴嬌軀半摟半抱在懷中,趁機打量著這個艷壓全校的漂亮女老師,劉艷的眼睛清澈如水,又脈脈含情,鼻梁高挺,嘴唇紅潤嬌媚。

  肌膚吹彈可破,可以說是讓男人癡迷的一張臉,再加上她高挑的身材,飽滿高聳的乳房,可謂天生尤物。

  作為一個芳華正茂的年輕女人,劉艷平時特別喜歡穿裙子,今天也不例外,依然穿著一條粉紅色的連衣裙,V領的設計讓她胸前雪白乳溝若隱若現。

  兩條雪白豐盈的大腿暴露無遺,渾身上下散發著澹澹的香氣,讓人迷醉不已。

  這樣的性感打扮不但讓學校的男老師想入非非,更是吸引了無數情竇初開的男生。

  馬軍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個,每天晚上都會想像著和劉艷覆雨翻云,射出自己處男的精華。

  即便是他剛剛在張麗那豐腴白嫩的嬌軀上,發泄了自己的欲望,此刻摟抱著劉艷這個讓全校的雄性動物,都興奮不已的性感尤物。

  馬軍依然很快有了男人的原始反應,陰莖硬邦邦的隔著褲子,頂在劉艷柔軟豐腴的翹臀上,期盼著和這個性感女人合二為一。

  即便是隔著劉艷的裙子,馬軍也能感覺到對方肌膚的滑膩柔嫩,和張麗的豐腴飽滿相比。

  劉艷的嬌柔玉體更加充滿了活力和彈性,讓人忍不住聯想要是能和這個女人做愛,該是何等銷魂的滋味。

  劉艷頓時感覺到了馬軍的異樣,白皙如玉的臉頰上頓時騰起一陣紅暈,觸電般的從馬軍懷里掙脫出來,但卻并沒有認為馬軍是故意如此。

  大概覺得馬軍只是一個學生吧,反而點點頭小聲說了聲謝謝,便匆匆向前走去。

  馬軍看著劉艷那性感迷人的背影,露出一絲悵然若失的表情,剛才那一撞,他和劉艷那豐滿異常的胸部,來了一個親密接觸。

  那誘人的彈性讓他頓時有了反應,真想狠狠在劉艷,那堅挺無比的豪乳上捏上兩把。

  再把對方扒個精光,把自己的火熱陰莖,使勁干入劉艷的嬌嫩肉穴之中。

  可惜劉艷不是張麗,就算是張麗,如果不是對方主動勾引馬軍,馬軍就是再沖動也絕對不敢輕舉妄動。

  畢竟老師和學生之間的鴻溝,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,他能夠和張麗發生關系實在是一個巧合,不是所有老師都敢和自己學生上床的。

  只是這個美艷少婦真是太勾人了,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得到她。

  張麗凝神想了一陣和馬軍之間的關系,也理不清頭緒,索性拋在一邊,開始整理起教桉,忽然聽到門口有人敲門,隨意說道:

  “進來吧,門沒關。”

  門很快被推開了,一道倩影走了進來,張麗抬頭一看竟然是劉艷,不由放下筆笑著說道:

  “是劉艷啊,你怎么來了,快坐下。”

  起身讓劉艷坐到沙發上,忽然看到自己剛換下的內褲還搭在床頭,嚇了一跳,趕緊一把塞到口袋里。

  幸好劉艷沒有看到,不過有些奇怪劉艷怎么會突然來找自己。

  雖然劉艷和自己是同事,又都是語文老師,可劉艷性格冷漠,又是名牌大學畢業的,只是因為一些個人原因,才來到縣里中學當老師。

  一向心高氣傲,和她們這些普通老師來往很少,張麗也就是平時路上碰到了打個招呼,并沒有更深的來往。

  劉艷打量一下張麗的辦公室,說道:

  “張老師您可真勤快,辦公室收拾的乾乾凈凈的。”

  張麗倒了杯水放在劉艷面前謙虛的說道:

  “這算什么,俗話說男人怕窮,女人怕懶,有時間捎帶就收拾了,最起碼自己呆著舒服不是。”

  劉艷和張麗聊了幾句閑話,可表情卻有些猶豫,似乎有什么心事,但卻不好意思說出口,張麗索性笑著說道:

  “小劉啊,咱們是同事,又都是女老師,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忙盡快說,不用和我客氣。”

  聽到張麗這么一說,劉艷臉色微紅,這才吞吞吐吐的把自己的心事告訴了張麗,原來前幾天她在家里洗澡時無意中,發現自己乳房里有個硬塊。

  這可把她嚇壞了,以為自己得了乳腺癌,想到縣醫院看看。

  可縣醫院婦科坐診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醫生,劉艷想到要讓一個陌生男人,觸摸自己的乳房就有點難以接受。

  可又有些擔心,忽然想到張麗的胸部也很大,也許會有類似問題,所以才找張麗想了解一下情況。

  張麗心中暗笑,到底是年輕女人,就算是結了婚還是放不開,到了她這個年齡,就算是被醫生摸幾下又算什么大事。

  人家每天不知道要摸多少個大大小小的乳房,早就沒感覺了。

  不過這些話她只能放在心里,笑著說道:

  “這個好辦,我幫你摸一下就知道了。你把衣服脫掉吧。”

  劉艷愣了一下,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下門口,大概怕有人忽然闖進來,張麗走過去把窗簾拉上,又把門插上插銷說道:

  “這下你放心了吧,趕緊脫吧。”

  劉艷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脫下自己的裙子,又解開了自己胸前的胸罩,頓時一對顫巍巍的雪白豪乳彈了出來,上下微微晃動著。

  兩顆嫣紅無比的乳頭如同花生米大小,乳暈銅錢大小還是誘人的粉紅色,不像張麗因為哺乳過,已經有些發黑了。

  張麗有些發愣,發呆的看著劉艷胸前兩座堅挺高聳的乳房,心里不免泛起一絲嫉妒,雖然自己胸部也不小,但因為生孩子喂奶的原因。

  已經略微有些下垂,不像劉艷的乳房這么渾圓堅挺,充滿彈性。

  這大概也是丈夫漸漸對自己失去興趣的原因,也只有向馬軍這樣的毛頭小子,才會對自己迷戀不已。

  要是讓馬軍看到劉艷這一對誘人無比的巨乳,也不知道會有什么反應,張麗腦中忽然閃過一個荒唐的念頭,在和馬軍親熱時。

  馬軍最愛玩弄的就是自己胸前一對大奶子,甚至和沒斷奶的小孩一樣吮吸自己的奶頭,讓她有一種莫名的興奮。

  “張姐,你別看了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  劉艷看到張麗盯著自己的乳房發愣,心里有些羞澀,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豐滿雙乳。

  “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好了,我來幫你摸摸看。”

  張麗笑嘻嘻的說道,讓劉艷把手放下,自己伸手順著劉艷乳房的根部輕輕揉捏著,感覺細膩柔嫩,卻又彈力十足。

  劉艷只感覺乳房上如同被螞蟻爬過一樣,被張麗的小手摸得發癢,渾身也麻酥酥的,兩顆乳頭漸漸的竟然硬了起來。

  卻只能咬著嘴唇,生怕自己忍不住呻吟起來,只是大腿根部卻無法控制的流出了淫水。打濕了內褲。

  張麗開始還是認真的給劉艷摸著腫塊,后來看到劉艷的反應如此敏感,想到她平時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,忍不住生出捉弄對方的念頭。

  用手指在劉艷乳房上,最敏感的乳頭跟前輕輕畫著圈,看到劉艷苦苦忍耐的樣子,心里便有幾分快意。

  不過張麗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惡意,見劉艷快要站不住了,才收了手讓劉艷把衣服穿上說道:

  “你放心吧,沒什么大礙,就是有些內分泌失調,好好休息幾天就沒事了。我以前經常有這種情況。”

  劉艷這才放下心來,又趁機和張麗咨詢了很多乳房保養的知識,這么一來兩人關系熟絡了許多,張麗這才知道劉艷和老公是兩地分居。

  老公是施工單位,經常在外地出差,經常幾個月才回來一趟,住上幾天就急匆匆走了。

  “這可不行啊。”

  張麗語重心長的說道,“難怪你這內分泌失調,夫妻生活不和諧可不行,你這還這么年輕,一個人守空房總不是回事,如果可能還是讓你愛人回來吧。”

  “我也想啊。每次回來都和他說。”

  劉艷露出哀怨的表情,無奈的說道。

  “可他總是說在縣里呆著沒出息,掙不到大錢,想趁著年輕多掙幾年再說,我們每次一提這個話題就吵架,好不容易能在家里呆幾天也不愉快。”

  “那你要是想了怎么辦?自己弄嗎?”

  張麗有些好奇,她當初剛結婚那幾年,和丈夫兩個人需求都很旺盛,可是說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來一回,這幾年因為和丈夫關系越來越差。

  那心思才慢慢澹下來,劉艷正是需求旺盛的年齡,怎么能忍得住,她忽然想起學校里流傳的那些傳言,難道劉艷和校長的事情是真的不成。

  沒想到張麗會這么直接的問這種問題,劉艷臉色頓時紅撲撲的,有些羞澀的說道:

  “張姐,你怎么這么說,那都是壞女人才會這么干的。”

  張麗卻撇了撇嘴說:

  “這有什么啊,現在都什么年代了,你還這么封建,女人怎么了,光讓男人舒服,“

  “自己不能舒服嗎,女人就要對自己好一點。有時候男人還不如自己指頭舒服呢。”

  劉艷沒想到張麗越說越來勁,臉上有些發燙,很想起身離開,可有些不好意思,她雖然年齡比張麗小很多,但思想卻很單純。

  和老公認識之前并沒有任何感情經歷,可以說是一張白紙,雖然一個人獨守空房的時候。

  她也難免會用指頭安慰自己,可這種私密的事情怎么能和別人討論呢。

  張麗見劉艷不吭氣,知道她臉嫩,微微一笑把話題轉移到別的地方,說起了教學上的事情,張麗帶了幾十年的語文課,多次被評選為先進教師。

  班里的語文成績也是年級最好的,劉艷便向張麗請教了不少經驗,覺得受益匪淺,對張麗更親近了許多。

  “以后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隨時可以來找我。”

  張麗也很愿意和劉艷分享自己多年的經驗,忽然想到馬軍可能會經常來找自己,又趕緊補充了一句。

  “不過最好提前和我說一聲,我安排一下時間,省的你撲空。”

  其實她是怕劉艷無意中,撞到馬軍和自己在一起親熱。

  “謝謝你,張姐。”

  劉艷起身告辭,心里也很高興,平時她總覺得學校這些女老師都很庸俗,每天就知道惦記雞皮蒜毛的事情,杏吧首發跟在校長屁股后面跑。

  所以下意識的疏遠了這些人,可和張麗一接觸,又覺得之前自己的想法有些簡單了,或許張麗和那些女老師是不一樣的。

  劉艷走出張麗的辦公室,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,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,剛才她在劉艷身上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  不是香水,也不是沐浴露,倒像是自己過去和丈夫親熱之后身上的體味。

  劉艷覺得有些奇怪,這大中午的難道是張麗的愛人,跑來和張麗親熱過,可她卻從來沒見過張麗愛人來過學校,可如果不是張麗的愛人,那又會是誰呢。

  她忽然想起剛才那個和自己撞在一起的男生,對方似乎就是從張麗辦公室那邊走過來的。

  她忽然有了一個極為荒唐的念頭,可很快又壓了下去,張麗怎么可能干出這種事情來。

  劉艷搖搖頭,啞然失笑了,自己這是怎么了,怎么會懷疑張麗和自己的學生有不正當關系,也許張麗只不過是在自慰吧。

  想到剛才張麗在自己乳房上揉捏的情景,劉艷竟然忍不住有些燥熱,少婦的久曠之軀十分敏感。

  分外經不起一點逗,感覺一股熱流在體內流動,便匆匆向自己辦公室走去。

分享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