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  聽到冷冰冰老師又把等神帶回了家里補習,我瞬間性奮了起來。我說:「快快快,說說你在冷冰冰老師家里都做了什么。」

  等神說:「我一開始也以為可以發生點什么,正想的用我準備了很久的猛招呢。結果[笑哭]」

  「結果悲劇了嗎?」我問。

  「冷冰冰老師對我防備心很重呢,一開始就讓我去廁所,還限我五分鐘出來。我就干脆不去了,然后她直接給我丟了一張試卷給我做。」

  「然后我就做了一個半小時試卷,做完就被冷冰冰老師趕出來了。」

  「就這?」我可是褲子都脫了。

  「慚愧慚愧。冷冰冰老師現在很防備我呢,我做試卷的時候,她就在我后面看了一小會,然后就去客廳了,一直到我做完了叫她她才進來。」

  「而且看都沒看試卷一眼,就讓我走了。」

  「這算攻略路上遇到重大危機嗎?」我問。

  「額。」等神過了一會回復我:「看來我得調整一下策略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沒想好呢。我要睡了。」

  「等神晚安。」

  聽了等神這么多故事,我感覺我完全可以運用一下啊。但是對誰呢?不對啊,我這個思想很危險啊,睡了睡了。

  時間已經進入11月份,馬上就要期中考試了,媽媽變得對我更加嚴格。

  每天晚上都要來我房里守著我,給我題目做,做不出就挨罵,有時候還要挨打,我的生活進入地獄模式。

  中間我又詢問了幾次等神的進度,等神顯得特別頹廢,一直給我傳來壞消息。

  等神說不知道為什么冷冰冰老師,又開始只在辦公室給他補習了,補習的次數也變少了,而且回去的時候,還故意不跟他一起。

  明顯在刻意避開他,總結來說,現在的情況像極了讀書,逆水行走,不進則退。

  我感覺等神涼了啊。

  雖然少了這種惡趣味做調劑,但我的生活還在繼續,好不容易熬到周六,下午放假的時候,我和妹妹約好去看上映的《毒液》。

  妹妹今天穿了一件很可愛的白色連帽衣,后面帽子上的兩只兔耳朵格外的萌。我和妹妹坐公交車去電影院,在車上妹妹問我:

  「毒液里有沒有蜘蛛俠啊?」

  「沒有的。」我給她解釋:「這是索尼自己搞的片子,現在蜘蛛俠在漫威那打滅霸呢,要是把蜘蛛俠搞過來就全亂套了。」

  聽到打滅霸,妹妹說:「哥,我們明年去看《復仇者聯盟4》首映好不好?」

  「你是仗著媽媽反正不會打你是吧。」

  「嘻嘻。」妹妹笑得跟個智障一樣。

  我們來到電影院,看著吧臺賣的爆米花和可樂,我和妹妹口水都快流出來了。

  但無奈,這看電影經費還是我差點,跪下來求媽媽求來的,別說爆米花了,我和妹妹現在買瓶農夫山泉都沒錢。

  這時我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,寧清清帶著之前那個男生,在吧臺那里買了一大桶爆米花。

  男生掏錢的時候,妹妹不禁感慨了一句:「哥哥看來是靠不住了,我得找個有錢的安全牌。」

  我馬上給她的頭來了一巴掌:「女孩子注意言行。」

  妹妹比我矮一個頭,踮起腳硬是還了我一下:「別老打我頭,把我頭發都打亂了。」

  「呵,還敢還手。」我把她抱在懷里箍住她,一只大手把她的頭弄成雞窩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妹妹急的跳腳,「我掐死你!」說著就掐我腰上的肉。

  我們這樣鬧著吸引了很多人目光,寧清清就往我這邊看了過來,我注意到她的目光下意識松開了妹妹。

  妹妹氣還沒消,使勁往我腳上踩了一下。

  「啊!」痛得我我金雞獨立捂著被踩的腳。

  妹妹氣鼓鼓看著我,又往我另一只腳踩了一腳。

  我呱唧一下坐倒在地上。

  妹妹「哼」樂一聲跑去一邊對著墻壁的鏡面整理頭發,我坐在地上想,我這是咋了。

  我剛好像不是因為想弄亂妹妹頭發而去抱住她,而是想抱住她才會去用弄亂她頭發做掩飾。

  一想到這我心就蹦蹦跳,我這不會是想把等神那一套往妹妹身上用吧?

  我站了起來去跟妹妹道歉。

  「哦。」妹妹翹起嘴角,「下個月你另一半零花錢也給我我就原諒你。」

  我笑了,「我這一年的零花錢都給你,我現在可以給你剪個光頭不?」

  「走,哪個理發店?」妹妹得意的撩了撩劉海,「不好意思,你妹妹我天生麗質,沒有頭發照樣酷斃了。」

  「呵呵。」

  「哥,你這長相就不行。」妹妹看了一眼時間,對我說:「電影快開了,妓夫太郎。」說著對我甩了甩手,徑直去檢票了。

  「額。」我愣了一下,連忙跟了上去,想反擊一時竟想不到合適的梗,這一局我居然完敗了。

  我們來到影廳坐下,寧清清他們居然也在這一排,妹妹左邊就是那個男生和寧清清。

  話說我們這樣形同陌路也蠻尷尬的。但我看寧清清看到我就跟看陌生人一樣,說不定人家早都釋懷了,我又何必繼續糾結。

  隨著電影開始,播放了一段時間后,旁邊響起了嘎嘣脆的吃爆米花聲,妹妹咽了好幾口口水。

  忽然扯了扯我的衣角,我轉頭看向她,妹妹臉色奇怪地給我指了指寧清清那邊,我看了過去就看到寧清清,和那個男生在吃爆米花。

  我汗顏,妹妹你這是有多饞,然后就繼續看電影。

  看到主角被毒液附體的時候,妹妹突然又扯了扯我的衣服,我又看向她,用眼神問她干嘛。

  妹妹卻搖了搖頭,沖我小聲說了句沒什么。

  可能是看漫威的超級英雄電影看多了,索尼拍的毒液這超,級英雄電影風格讓我很不適應。

  看電影很少說話的我忍不住,偶爾向妹妹吐幾句槽,妹妹一直「哦」、「哦」地回應我,讓我很沒趣。

  終于看到最后大戰部分,電影院音響效果比較尖利,震耳欲聾的爆破聲讓我耳朵都快炸了,妹妹把我的手抓的緊緊地。

  我想嘲諷她一句又不是看恐怖片,不過被妹妹的小手這么抓著,感覺到被依賴,還是蠻爽的,于是便任由她抓著。

  看完了電影,我們走出電影院,我發現妹妹臉紅撲撲的,我問她:「你很熱嗎?」

  妹妹「啊」了一聲,說:「還好。」

  「還好你怎么一頭汗。」

  「是嗎?」妹妹擦了擦臉,說:「我們快回家吧。」

  我說:「急什么。好不容易出來放風。」

  妹妹問我:「那我們去哪啊。」

  「跟我走!」我帶著妹妹來到一家電玩城。

  妹妹瞪大了眼睛看著我,「哥,你不會是要帶著我來看游戲直播吧?」

  「切。」我來到吧臺,從口袋里掏出10塊錢買了十個幣。

  「哥!」妹妹看到十塊錢眼睛都亮了,「你身上有錢居然不說!」

  「呵呵。」我微笑:「這是你哥我的末日基金,不到危難的時候是不會拿出來用的。」

  妹妹一下開心起來,拉著我就往開汽車的地方走,一屁股就坐到駕駛位,對我說:「哥,快投幣。」

  我臉一黑:「我們可不可以不要玩一次要4個幣的。」

  妹妹嘴一扁,「那你給我一個幣,我要去單車變摩托。」

  我跟妹妹走到老虎機前,妹妹二話不說只壓3個7,然后怒按開始,老虎機的光圈「滴滴滴」轉了好幾圈,走到了一個蘋果那里。

  我一把推開妹妹,坐到老虎機前,把剩下的9個幣擺成一排,說:「讓哥叫你看看什么叫賭怪!」

  老虎機雖然運氣占大多數,而且機器的程序被人為調校過,人想贏很難,但并不意味著人贏不了。

  我開始施展我平生所學,妹妹搬了張小椅子就坐在我旁邊,撐著下巴看我秀操作。

  今天運氣也超好,我越贏越多,9個幣慢慢變成了六十多個,我哈哈大笑,看著一臉崇拜的妹妹,摸了摸她的頭說:

  「禰豆子,等哥有錢了,我會帶你去全世界最好的精神病院,把你變成正常人類。」

  妹妹氣得直接在我手上咬了一口,「那我先把你變成鬼。」

  看妹妹惱羞成怒的樣子,嘿嘿,扳回一城。

  見好就收,我收!拿著賺來的幣,我帶著后妹妹玩了幾把賽車后,我把剩下的幣存了起來,然后跟妹妹回了家。

  回到家,發現爸爸回來了。

  爸爸帶了只鄉下的土雞回來,媽媽正在廚房殺雞給我們吃。

  妹妹回了房間換衣服,我也回房間躺了一會,出來的時候看到爸爸鬼鬼祟祟的,進了妹妹的房間。

  他沒關門,我就貼在門邊聽他們說話。

  爸爸問妹妹:「穎穎啊,最近學習怎么樣?」

  「還好啦。」

  爸爸突然來了一句,「別告訴你哥哥,不然我又要被說偏心了。還有,千萬不能告訴你媽。」

  妹妹語氣興奮地不得了:「謝謝爸爸,mua!」

  我一把推開房門,看到妹妹手里拿著兩張紅色的毛爺爺!

  爸爸看到我「咳」了一聲,「你怎么過來了?」

  「爸,你偏心!」

  「噓,小點聲。」爸爸干笑著說:「我這是讓你妹妹暫時保管著,既然你來了……」爸爸朝妹妹說:「穎穎啊,分給哥哥一半吧。」

  我笑著看向妹妹。

  妹妹看了看我,看了看毛爺爺,臉色變得極其猙獰,把毛爺爺一把揣進兜里:「我多保管兩天。」

  我不管,我手伸了過去。

  爸爸這時和稀泥都不愿意了,走出了房間,「哈哈哈哈,你們自己解決。」

  房間里就剩下我和妹妹,我手伸到了妹妹臉上。

  妹妹從桌上拿了把剪刀給我,說:「來吧,我的頭發你愛怎么剪怎么剪,反正要錢沒有。」

  我哭笑不得,心一橫,就往妹妹床上一躺,「不給我就賴在你床上不走了。」

  妹妹急了:「你別穿著牛仔褲就往我床上躺啊!臟死了。」

  「那我把褲子脫了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氣氛突然變得尷尬,我連忙打圓場「你給我錢不就是完事了,話說你也太毒了把,兩百塊錢你就要獨吞!」

  「誰讓你害得我每周零花錢就10塊,買杯奶茶現在都要8塊。」

  「你以為我想啊,我也很努力的好不好。」

  「你考試多考個10分會死啊。」

  「你怎么就知道不會死啊。」我哀嚎說:「人間慘劇啊,兄妹倆為200塊錢惡語相向。」

  這時媽媽走了進來終結了這場慘劇,「錢給我。」

  妹妹哭著走了過去把錢交到媽媽手上。

  媽媽還算有點人性,從口袋里換了張20的還給妹妹。

  我識趣地趁妹妹沒發飆跑了。

  但我發現爸爸又進了一次妹妹房里,他這次出來后,妹妹又變得興高采烈。

  我頹廢的回到房里,媽媽今天做雞湯還要很久,離吃晚飯還早著。

  我不知道該干嘛了,這時爸爸走了進來,拍了拍我的肩說:「兒子,最近學習怎么樣?」

  「偏心。」我回了一句。

  「你一個男子漢跟你妹妹計較那么多干嘛。」說著爸爸回身把房門關上,又來到我身邊說:

  「孟子說,天將降大任于斯人怎么來著,苦其心志,餓其體膚,這么點小磨難,你就受不了了。」

  我靠,爸爸這是也要來訓我了,我本能的進入沉默挨批模式。

  爸爸說:「你妹妹還小,何況又是個女孩子,你不同了啊,你說你今年多少歲了?」

  「17啊。」

  「還差兩個月就18了,就當你18了。」

  我笑哭。

  爸爸繼續說:「18就成年了。你看媽媽多不容易,我經常不在家,家里大事小事都是媽媽操持著,你媽媽累得不得了。」

  「你妹妹長得這么可愛,學校里不少男的打她主意,媽媽得盯著你妹妹,你偏偏也跟個小孩子似的,搞得媽媽還得分心照顧你。」

  「問題你不是小孩子了啊,你是大人了,我不在的時候,家里就只有你一個男人,是你要保護媽媽和妹妹。懂了沒有?」

  說得我熱血沸騰,我說:「懂了。」

  「懂了就好。」爸爸往我口袋里塞了張50元,然后準備起身。

  我一把拉住他的手,「多給50好不好,這樣我有底氣一點。」

  爸爸拍了拍我的肩,往我口袋里多塞了一張10元,「好了好了,我給你妹妹才給了20.」

  看著爸爸離開的背影,我哭了,這特么不是睜眼說瞎話嗎!

  晚上我找等神聊天,問等神最新的進展。

  等神回復我說:「兄弟,不瞞你說,我現在真的陷入困境了。」

  「啊?你不會要放棄了吧。」

  「那倒沒有。」等神回復說:「冷冰冰老師最近說自己忙,都不給我補課了,我現在都很少跟冷冰冰老師接觸。」

  「我想我不能干閑著,我就跟蹤冷冰冰老師,我發現她每次放完學就回家了,」

  「然后就再也沒出來,她家里也就她一個人,你說她都在家干嘛啊?」

  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「這跟我40歲的女人,饑渴如虎的印象完全不一樣啊。她就真從來沒出來過。」

  「冷冰冰老師如果是性冷淡呢。」

  「我覺得不是。」等神說,「顯然她并不忙,但是又不肯給我補課,也沒跟我翻臉,我現在就真的很懵逼。」

  「難道冷冰冰老師是個網絡寫手?在家奮筆疾書?忙著給網友更新?」

  「呵呵,更新黃色小說么?」

  「有可能,哈哈哈哈。」

  等神說:「兄弟,別扯遠了。我其實剛想出來個思路。」

  「是什么?」

  「我跟我女朋友去看電影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,讓我茅塞頓開……」

  「等等……」我打斷了他。

  「咋了?」

  「你說的女朋友是怎么回事?你在逼乎上說你不是只喜歡熟女嗎?」我問他。

  等神回復說:「編乎嘛,哈哈哈哈。其實我有三個女朋友。」

  「什么?!三個!!!!!!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真特么旱的旱死,澇的澇死。

  「其實準確來說,我就一個女朋友后,還有兩個只是炮友。」

  「好吧,神就是神。我們回到你的新思路上。怎么,你要騙冷冰冰老師去電影院?」

  「兄弟,你有點呆板了啊。」

  「這就跟做幾何題目,不要拘泥于題目給出圖形一樣,我們要學會活學活用,舉一反三,」

  「重要的是內在的主要矛盾,而不在于電影院,掌握了方法,什么場所都行。」

  等神這個比方把我人都打傻了,我覺得我才是應該在民辦高中讀書的那個人。我木訥地問他:「所以是什么思路?」

  「這個先賣個關子。」

  「啊?」我憤怒地敲擊屏幕又問:「那電影院都發生了什么?」

  「呵呵,我再賣個關子。」

  我氣得手機屏幕一甩,罵了一聲:「發圖不留種,菊花萬人捅!」

  但是還是老實的又撿了起來,看到等神問我:「你跟你那個女神老師有什么發展嗎?」

  我說:「沒什么發展了,現在就正常師生關系。」

  「我給你出一招。你們那邊應該快期中考試了吧?」

  「是啊。」

  「你故意把女神老師那門課考差一點,然后求她補課。」

  說真的,我編出來的女神老師形象,我都不知道現在到底是嚴琦,還是孫可人還是我媽媽了,那么到底算哪門課?我隨口應付等神:

  「受教了,期中考試我就試一下。」

  「等補課了我再給你出謀劃策。」

  「那我也祝你馬到成功啊!」

  「有兄弟的吉言,一定!」

  過了沒幾天,期中考試就開始了,經過這段時間媽媽的地獄模式訓練后。

  可能再加上等神那句「做幾何題目不要拘泥于題目給出圖形」的真理,我的數學能力得到大幅提升,期中考試數學這一門我做的格外好。

  考完后試卷發下來也是如此,我的數學居然考了136分,我拿到試卷的時候就在想,回去給媽媽看試卷,媽媽會不會高興地親我一口。

  但我看到我的英語只考了88分的時候,我的世界天塌下來了。

  晚上回到家里,媽媽在我的房里等著我。

  我膽戰心驚的在媽媽旁邊坐下。

  媽媽冷著臉看著我,不說話。

  這是最恐怖的,媽媽的臉再好看我現在都欣賞不來了。

  過了好一會,媽媽才開口說:「我說,我怎么感覺我在打地鼠,把數學的問題打下去了,英語的問題又冒出來了。」

  沉默是最好的辦法。

  媽媽繼續說:「你說說該怎么辦?」

  我突然想起等神的話,冒出來一句:「要不找個英語老師晚上給我補補英語?」

  媽媽想了一會,「嗯」了一聲,說:「補英語可以,但你其它成績就以現在期中成績為標準,下次考試不準給我降下來。」

  我嘀咕一句:「那要是下次考試題目難怎么辦?」

  媽媽瞪了我一眼,我嚇得不敢說話。

  第二天果然,媽媽就去找孫可人老師了,孫老師一口就答應了下來,答應給我晚自習后補30分鐘課。然后由媽媽開車帶著孫老師一起回去。

  因為孫可人不肯收錢,當天中午,媽媽帶著我請孫老師在外面吃了一頓飯。事情就這么定下來了。

  晚上晚自習后我和孫老師留在辦公室補習英語,媽媽也在一旁看著。

  還好有媽媽在這,不然我跟孫可人真的很尷尬。

  自從上次我對她說出那番智障般的話后,我們就沒有過什么對話了。見面都會尷尬。

  但是媽媽在的時候,孫可人似乎一下就調整了過來,給我講起語法來。

  就這樣過了幾晚后,我也調整好了心態,雖然想起那晚的事還是會心痛,但也能正常跟孫可人談笑風生了。

  媽媽并不是每晚都會守在辦公室盯著我們,她說搞得像在監督孫老師的教學質量一樣,怕孫老師有壓力。

  所以一般都在外面呆著,有時也會直接在車上等我們。

分享小說